铁期货

第七十一章 书房详谈(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我叫欧楚良作者:无冕之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lcg19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我叫欧楚良》 第七十一章 书房详谈(上)
    有志在四方,哪个血性男儿不想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成为担得起“英雄”二字的人?

    改革开放已久,在没有战争的年代,体育竞技就是报效国家最好的方法。

    无论什么项目,运动员都以为入国家队、为国参赛、为国胜利为荣。

    像欧楚良这样的“特招生”能一路开绿灯插班国奥,这事但凡换一个人,都会立刻兴奋得手舞足蹈,语无伦次。

    许副主席看着书桌前面色平静的欧楚良,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同意进国奥。但单凭这份沉稳,许副主席还是很欣赏的。

    “小欧,别的孩子都争破了头想进国家队参加奥运会什么的,为什么你不愿意?”

    “许主席,我并非不愿意。如果我不愿意的话,我就不会参加健力宝的海选了。”

    听到欧楚良的回答,许副主席点点头。健力宝这批少年,届时无论还踢不踢球,在哪踢球。只要足协征召,是必须无条件参加2000年奥运会和20002年世界杯预选赛的。

    “那是为什么?”许副主席用食指和中指背碰了碰早已发凉的茶杯,又弯下腰从地上拎起个暖水瓶,重新倒了杯水。

    “谢谢许主席。”

    “别叫我主席,你和我儿子差不多,都来家里了,就叫许叔叔吧。”许副主席看着面前温文尔雅的欧楚良,又想了想隔壁房间那个就股票 打游戏和处对象的儿子,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拿起扫帚疙瘩给自己儿子屁股几下。

    “好的许叔。”欧楚良乖巧地应了一句,继续说道,“许叔,其实我觉得的是,戚指导并不适合带领国奥。”

    “噗!”

    本以为欧楚良会说出什么理由,但真的听到他说出口后,许副主席差点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去。

    “小欧啊,你这可不好啊!”许副主席眉头一皱,“父不言子德,子不言父过。戚指导在我这可是说了你不少好话啊!”

    本想敲打一下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可没想到欧楚良接下来的话更令许副主席震惊。

    “许叔,我不是说戚指导能力不足。我是说足协让戚指导兼领国奥,这事万万不妥。”

    “这些话,你从哪听来的?还是谁教你说的?”听到这,许副主席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戚误生去年执教国足,今年兼领国奥是足协的命令,这项政策一出,在民间的确得到了两种不同截然不同的反应。

    在施拉普纳下课后,迫于舆论压力足协没办法短时间内继续聘请杨帅,戚误生的出现,正好接替了这片空白。

    而且去年亚运会获得第二,再加上创造的工体不败的神话,戚误生引领的国足就目前来说,还都是令人满意的成绩。

    今年年初把国奥在交到戚误生手上,目的就是让戚误生一方面多积累大赛经验,一方面多熟悉年轻队员。像戚误生这样从中国联赛出身的教练员,必定对中国运动员的性格、特点都十分了解。他所指定的指对方真和战术打法也会颇具中国特色,这样定能带出一支有中国特色的足球队。

    所以到目前为止,戚误生依旧领衔国奥主教练一职。

    许副主席不怒自威,在欧楚良面前不经意间显露出一股上位者的霸气。

    这可是唯一敢在亚足联拍桌子的中国人!

    欧楚良自然了解这位兢兢业业的足协初代革命家的性格,股票 如果不拿出点硬货的话,自己就要在许副主席心里贴一个“骄傲自大”的标签了。

    “许叔,你听我说。”欧楚良慢条斯理道,“首先这话不是我听别人说的,而是我从比赛和时事中分析出来的。”

    “你还分析出来点什么?”

    “首先,戚指导是国足主教练,他的本职任务就是要带好中国队,提高中国国家队的实力。”

    “让他去带国奥,他不但会分心,甚至还会偶尔错乱。u23和成年队无论是技战术打法还是执教方针等都不尽相同。如果戚指导用要求成年队的标准要求u23还好,可如果用要求u23的标准来要求成年队,那酿成的后果就不可挽回了。”

    “再一个,如果两个位置都由戚指导领衔,那么势必会削弱教练组其它助教的积极性。”

    “尤其是那些外国教练,他们的思想和我们是不同的,让他们当副手,他们很有可能不拿出全力来对待我们的队伍。该拿出的本事不拿,该说的话不说,该提醒的不提醒,该解决的问题不解决。这样下去,戚指导就会变成聋子,瞎子。别说知彼了,连自己带的队伍都会陌生起来。”

    “你继续说。”不知不觉间,许副主席已经完全听了进去。欧楚良虽然话不多,但提出的两条都说在了点子上。足协内部也清楚戚务生领衔二队的弊端,但他们认为,这样做还是利大于弊的。

    如果欧楚良能以一个年轻的脑袋瓜和一个足协内部的观点盲区提出一个建设性意见,说不定他真会提议临时换帅。

    毕竟距离亚洲区第二阶段预选赛还有一段时间,临时换帅也调整得过来。

    “其次就是精力问题了。”欧楚良继续说道,“戚指导不可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国奥身上。而我说的全部精力,包括了解预选赛同组对手,甚至打入奥运会之后,面对的其它州的对手该如何应对。我们难道出线了就可以吗?出线后小组赛连输3场9个球也是可以的吗?打入奥运会之后有没有什么新的目标?这些单凭戚指导一个人,他想的过来吗?”

    “这...这说的太远了吧。”许副主席有些信心不足起来。

    欧楚良说的这些,足协还真就没考虑到。这些年不是为了青训,就是为了甲a联赛。奥运会和世界杯这样的大赛都是努力出线,至于出线后的事,他们还真没考虑过。

    “所以说我认为国奥应该有一个适合的主教练以及教练团队,一心一意为明年的奥运会做准备。这样到最后即使失败了,也有可以后面可以遵循的经验。否则的话,我们将一直停留在为出线奋斗的局面。”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说到这,许副主席不得不承认,欧楚良说戚误生不适合带国奥是真心的了。

    “许叔,我还没说完呢!”

    看到欧楚良因为自己的打断而一脸不满,许副主席连忙缩了缩脖,“好好好,你继续说,继续说。”

    “最后,就是我认为戚指导的执教风格和国奥风格不合,也和足协为我国年轻足球运动员制定的将来的发展方向也不符。”

    “国奥是国足和国青之间的纽带,既然足协已经制定了青少年培养方案,那么就要从国奥开始改变国足的现状。否则等我们健力宝和国青这些球员成为主力军时,那就太晚了。”

    “健力宝和国青满打满算也就五十来人,如果不趁现在确定好,那么我敢保证我们这批人将来也注定会因为和国内球风不同而失败的。”

    看着欧楚良激愤的表情,许副主席突然沉默了。

    对他来说,戚误生执教国足还是国奥这都是小事,健力宝和现在的中青队才是他最担心的大事。

    现在欧楚良已经把这件事上升到影响足协十年计划的层面上了,许副主席不得不认认真真静下来重新思考一番。是让戚误生继续二者兼顾,还是让他安安心心专搞国足。

铁期货    书房里随着两人的闭口安静下来,只剩下欧楚良端起茶杯的品茶声。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期货下载

中银两融

低息配资开户

商品期货手续费

期货的历史

期货居间

文华财经期货

浙江中大期货

龙海配资

同花顺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