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期货

第一百五十四章 烈火腾龙!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左道倾天作者:风凌天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lcg19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左道倾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烈火腾龙!
    这一夜的袭杀下来,光是安家费,沈玉书就得支付差不多两亿的数目了!

    可是秦方阳让杀手们传回来的话,让沈玉书更加的愤怒和恐惧。

    “据说沈总手上也有血,只是不股票 ,是你手上的多,还是我手上的多?”

    就是这句话,让沈玉书倍感恐惧!

    “不杀了秦方阳,今后岂不是要睡不安枕!”

    他完全感受到了秦方阳对自己的杀意,心中也不是没有后悔。

    秦方阳作为儿子的老师,两边本来是一方的人,堪称是天然的盟友!

    尤其是秦方阳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全,特意提醒,更不顾身份采取极端措施;就只是希望他不出去历练,可说已经是仁至义尽。

    更不要说还有免责书。

    自己一意孤行,让儿子出去了,这件事情说到底,根本就怪不得秦方阳——这一点,沈玉书心里清清楚楚!

    若是他能理智的处理这件事,此事固然没有秦方阳的责任,但秦方阳心底的那份歉疚始终存在,两人很大机会可以藉这件事成为朋友,能够有秦方阳这样的能者为友,足堪幸事!

    但他那会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唯一的念头就只有:我儿子死了,你们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那我就要整你!我有的是钱!看我不整死你!

    我只是用钱砸,也能砸死你!

    就是这种这么多年在凤凰城呼风唤雨大权独握颐指气使的傲气,还有亲生儿子惨死的悲痛疯狂,让沈玉书走出来这一步。

    而走到现在,已经无法回头!

    “大雨停了!”

    “停了?停了好!”

    沈玉书一跃而起。

    “烧!烧山!将他给我逼出来!”

    “沈总,对于这样的大高手,烧山用处恐怕不是很大。”

    “是啊,御空而去,大火没什么用的。”

    “他已经连续战斗了六个小时!见过御空手段?难道是铁人?”沈玉书淡淡道:“能走,岂不早走了?”

    “他既然还留在这里,那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谁会这么傻一人面对一万高手不退?”

    “这么刚的么?”

    其他人想想,咦,这有道理啊。

    于是乎足足数千辆大车,拉着燃油,将凤尾山脚直接用燃油铺满了。

    一声令下!

    冲天火起!

    “秦方阳,你就算会飞,我也要将你烧成焦炭!”沈玉书看着连绵数百里的冲天大火,心中快慰难言。

    “已经连续战斗了八个小时!你秦方阳,难道是铁打的?累也要累死你!”

    沈玉书喃喃自语:“死啊,秦方阳!你给我死啊啊啊啊……”

    大火冲天。

    大火燃烧伊始,山下的众人愕然看到,在凤尾山凸出来的一节悬崖上,秦方阳的身影凛然而现。

    脚下是冲天大火的秦方阳,仿佛是在火焰中漂浮!

    在众目睽睽之下,秦方阳发出一声震天长啸:“沈玉书,明天,我还给你机会!”

    在火光之中。

    剑光空前暴涨,化作了一条滚筒也似的长龙,璀璨明亮,直直冲上高空。

    在雨后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里,翱翔飞舞,然后……化作一道流星也似的光芒,划过长空,从容而去。

    就如同彗星经天,拉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目光难及的地方。

    沈玉书的脸色煞白!

    这时,几个人黑着脸冲上来:“沈总,您给出的资料说秦方阳最多不过丹元境巅峰么?就算他隐藏了实力,至多也就是刚刚突破婴变?婴变初期已经是其极限修为了么?”

    “但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解释?直飞千丈高空,御剑遨游太虚……这分明是婴变巅峰的修为实力好不好?”

    “沈总,袭杀这等武道绝世大宗师,最起码的要求,也是情报要准确些吧?”

    “沈玉书,你这根本就是在坑人!”

    面对如潮指责,沈玉书两眼发直,脸色惨白。

    秦方阳在二中这么多年,从来没真正展示过实力!在二中登记的资料,也是很模糊。

    而且秦方阳执教的,一直是武士班!而执教武士班,胎息修为就可以;甚至先天境界,就能胜任了。

    沈玉书已经按照最高估计,来估计秦方阳的修为了:有三成可能是丹元境,最坏的估计也就是这几年刚刚突破婴变期。七成可能,是丹元境,小宗师修为。

    这不仅仅是沈玉书的猜测,也是大多数人对秦方阳的认知。

    包括二中很多老师,都是这么认为。

    股票 秦方阳真正实力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至于那次长街袭击,牵扯巫盟,早已经封口。

    如今,秦方阳展现出这等实力,让沈玉书和参与围剿的人一个个都是感觉心中冰凉!

    一盆冰水罩头而下。

    山上的大火,仍旧在噼噼啪啪熊熊燃烧,如此多的燃油,端的足以将凤尾山都烧成灰烬!

    良久良久之后,沈玉书才狠狠地咬了咬牙。

    “明天,悬赏增加一倍!”

    所有因为悬赏而来的人一个个脸色死人一般难看。

    “去你妈的吧!就算增加十倍老子也不会去的!”

    “钱是好东西,可特么得有命享钱才有用。与一个婴变巅峰,半步化云交手,那就是找死……幸亏老子没有傻乎乎的冲上去。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老子的忌日了。”

    “我也是,真特么悬啊。这沈玉书可算是把人坑死了……最后秦方阳御剑飞天那一幕,简直让我浑身冰凉,无限庆幸!这特么……简直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来逛了一圈,得亏是来得晚,否则……”

    “一夜之间,死了将近两千人,两千个实力至少也有先天顶峰级数的武修,甚至大半的胎息丹元,尽数丧命于一人之手,到了到了才股票 ,人家是婴变巅峰,半步化云,那些殒命者会不会死而尤恨,死的太他么的冤枉了!”

    “这沈玉书脑残吧?儿子的老师是这等绝世大宗师,不仅不去抱大腿,居然还将关系搞到这地步?想用十个亿的悬赏猎杀婴变巅峰?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走走走了,回家睡觉,刚才的惊鸿一瞥,吓得特么的老子腿都软了。”

    “为了十万块的安家费,跟婴变巅峰强者玩命,特么的,十万块够干沈玉书**的啊?”

    “得得,不说了,你我没死,就是大幸之事,走走走明天喝酒,我请!”

    “我请!别和我争,老子一个丹元追杀化云强者居然没死,这运气没的说,一定得我请!好好庆祝一下!”

    “……”

    “别说,一般胎息也能飞天,但是。秦方阳一口气冲起来的高度,千丈以上,直接御剑横飞的距离……特么的我看着一口气环绕四大城这几千里路没啥问题……可吓死我了!”

    “谁说不是呢……”

    所有追杀秦方阳的杀手,一个个的全都泄了气,一边议论一边走了,再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悬赏有兴趣了。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离去,沈玉书浑身冰凉,连眼神都开始变得绝望了起来。

    他所依仗的就只有自己的钱!

    如今,钱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沈玉书也就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秦方阳了。

    呆呆的站了一会,却自阴狠的道:“明天一早帮我约梦总!”

    ……

    凤回头。

    山上。

    何圆月在急切的看着南天。

    她在等着,天地交汇,雨后龙腾之刻!

    她的目光,是如此殷切,如此的期望。但是远方,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圆月缓缓的从头顶偏离。

    何圆月一会儿抬头看看头顶圆月,一会儿看看南天,眼看着圆月就要偏离中心点,心急如焚,喃喃道:“无龙哪有凤?龙呢?不可能没有啊!”

    “出来啊……”

    何圆月无力的呼唤。

    便在这个时候……

    在遥远的彼方,突然间冲天火起。

    火势顷刻之间就去到了难以遏制的程度,整片南天,都因而变成了红色!

    而燃烧所造成的巨大热量,迅速将地面刚刚落下的大雨化作了蒸汽,氤氲翻滚,而随着热浪的蒸腾,在数百里方圆地界,徐徐升空!

    如此大规模的氤氲升腾,不只是彼端的何圆月,左小多,穆嫣嫣左小念蓝姐也皆把这一幕看在了眼内,收入眼底。

    那因为冲天大火而翻滚滔天热浪,形成了弥漫天地的水蒸气,在空中形成一处奇特的景观;缓缓地向着整个凤凰城全城,全范围的弥散,扩展,席卷。

    而就在这个时候,凤凰城中原本的水蒸气,便如同被吸引一般,再度生出变化,在即将与那边的热浪蒸汽交汇的那一刻……

    蓦然中途改道,一个大气盘旋,挟裹着席卷而来的热浪,急疾冲天而起!

    在凤回头这边的山峰上看过去,那气象分明就是一条巨大的火龙,萦绕着无尽红光,突然间从冲天大火之中钻了出来,更裹挟着大火所有的力量,径自冲天飞起!

    这火龙有头有脚,五爪凛然,浑身上下火光熊熊,金光灿灿,分明就是龙鳞宛然!

    摇头摆尾之态,更如乍然摆脱了无尽的枷锁,混合了数千万年数亿年的底蕴,一股脑的爆发,直冲九霄,有余未尽!

    绵延的火龙之躯,似乎无穷无尽一般,龙头已经直上苍穹,但是似乎还有庞大的身躯从地面不断地钻出来……

    ………………

    <连续爆发了半月一停没停,十五天,更新了二十三万字。真的是累坏了,今晚休息一下;明天继续爆吧。或许还是不如人家更得多;但是,更新是在前列了;至于那些已经写了十几年的老家伙,可能就我一个人还在这样更新吧。

    咳,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望大家来起点,支持一下。谢谢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期货下载

中银两融

低息配资开户

商品期货手续费

期货的历史

期货居间

文华财经期货

浙江中大期货

龙海配资

同花顺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