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期货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可能失败的!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我有好多复活币作者:辣酱配咸鱼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lcg19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我有好多复活币》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可能失败的!
    白帝城皇宫,月色入户。

    坐在院落之中,江临望着星空,有点惆怅。

    看了看怀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师父还在练剑,至于念念,最近几天念念和同龄小狐娘们的关系越来越好了,估计现在还在和她们一起疯玩吧。

    江临觉得念念之所以那么快融入小狐娘的集体是因为白狐的发色同样也是银白的。

    而且脑袋和身后都有东西。

    虽然说念念脑袋是龙角,小狐娘脑袋是狐耳,念念身后是肥肥的龙尾,小狐娘是毛绒绒的狐尾。

    但是这也算是有共通点不是。

    听着这清风微微刮过树梢的安静的声音,

    本可以让别人静心,但是江临却始终是感觉心中有些小激动。

    毕竟这能不激动吗?

    当这个夜晚结束之时,自己就要结婚了......

    虽然是假成亲,但就算是假成亲,那也还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啊。

    当然了,更多的担心,毕竟明天要决战了,万一计划出错了,那就真的完了......

    “还没睡吗?”

    就在江临在进行推演的时候,一道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转头看去,是穿着清凉流苏睡裙的白玖依。

    一袭银白色的长发顺着肩头缓缓落下,夜晚的慵懒随意更是为她增添媚意。

    “没睡,毕竟明天就要和你拜天地了,人生第一次,有些紧张。”

    江临开着玩笑道。

    白玖依不由白了江临一眼:“你人生中还想来几次?”

    “这个嘛,越多越好?”

    “你!”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江临赶紧摆手,“毕竟我们是假成亲嘛。”

    听到【假成亲】三个字,女孩眼帘轻低,晶莹的贝齿轻轻咬着红唇,不过江临抬头望月,没有注意到女孩复杂的神态。

    “狐狸精!你又把小临临偷偷拐出来!我还在隔壁呢!”

    就在江临与白玖依各有所思的时候,刚刚练完剑沐浴后回到院落的师父一下子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江临的胳膊。

    由于师父刚刚沐浴完,头发还是湿湿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师父别闹,我和玖依在说正事呢。”

    江临哭笑不得地敲了敲师父的小脑袋,眼神中尽是温柔的溺爱。

    “啊啊啊......小临临你又是喊她不喊我的名字,师父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那太可惜了,我还想和师父一起去散步呢。”

    “诶?真的吗?”

    抬起眼眸,姜鱼泥眼眸闪亮地看着江临,眼中净是期待。

    “当然是真的,可是师父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吗?还是哄不好的那种......”

    “不管不管,那师父不生气了,师父就是要和小临临散步,师父好久没有和小临临散步了,师父不生气了,小临临,我们去散步嘛......”

    摇着江临的胳膊,女子不停地撒娇着,好像只要江临在她的身边,她便永远都长不大那般。

    “师父不生气了?”

    “不......不生气了啦......”姜鱼泥脸蛋微红地点了点头,微湿的青丝搭在江临的手背,传来些许的清凉。

    “那太好了。”江临轻轻捏了捏师父挺翘的小鼻子,然后转头问道,“玖依一起去吗?”

    “啊......不要她去......小临临,大坏蛋......坏蛋.....”

    很快,姜鱼泥扑入江临的怀中,又开始使用着嘤嘤小拳了。

    股票 江临刚刚是开玩笑,看着对自己歉意一笑的江临,白玖依摇了摇头:“我等会儿要回房间凝神修行。”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江临揉了揉怀中还在不停地锤自己胸口的师父的小脑袋,“好啦师父,玖依不去了,我们走吧。”

    “哼!小临临大坏蛋!”

    哼唧一声,虽然姜鱼泥看起来还是有些小生气,但是身体却诚实地拉着江临跑开了,生怕白玖依会反悔跟上来一般。

    看着江临被姜鱼泥拉走的背影,直到二人消失在夜色中,白玖依才缓缓收回的视线。

    同时,一道倩影悄然来到白玖依的身边。

    “既然放不下,那为什么不跟上去?”

    轻抚裙摆坐在白玖依的面前,独目女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白玖依轻轻摇了摇头:“我很羡慕她。”

    “羡慕她什么?”

    “羡慕她可以随时随地向他撒娇,可以向他毫无顾忌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意,羡慕她可以如此纯真。”

    独目女子轻轻一叹:“你也可以的。”

    “可是,明天,我又要骗他一次了。”

    “你这哪里是叫‘骗’,你见过世间哪个女子是把自己骗出去的?”

    看着面前绝美的女子,名为凝珠的独目女子轻咬下唇。

    “你真的要和他成亲?想清楚了吗?”

    在江临看来,或许明天的成亲不过是假成亲,可是对于这个傻傻的女孩来说,确实真正意义上的结为连理。

    而以情证道的白狐的成亲可不是简单的是一个仪式而已。

    白狐一旦与男子成亲,那么大道根本就会与对方牵扯在一起。

    这种牵扯不似普通的道侣,而是完全意义上的融合。

    在成亲之前,白玖依可以试图喝忘情水、可以强行试图斩断情根,可以用各种法子去过自己的情关。

    可是成亲之后,江临便是这个傻傻女孩的全部大道,若有一天江临真正变心,那么这个傻女孩大道根本就将无可逆转地损坏。

    甚至,在成为夫妻的那一刻,若是江临不喜欢她的话,当场玖依便会受到狐族情道的反噬,下场与婚后变心无二。

    “有这个必要吗?”凝珠惋惜地看着她。

    从古自今,有多少白狐以为自己可以托付良人,最终与对方真正成亲。

    可是最终的结果呢?哪一个不是身消道陨,

    男人都是善变的,都是喜新厌旧的,只要得到手,就算是再好的东西,也不会去珍惜,迟早都会厌倦。

    更何况这个江临心中,所爱的极有可能是姜鱼泥与那个林清婉。

    就算是他对玖依有好感,但是这种好感究竟只是对于玖依美貌的贪婪,还是发自内心爱意呢?

    若是玖依容貌稍微差一些还好,或者是没有媚骨。

    可是她的美貌偏偏万年罕有,她偏偏媚骨天成。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男子来说,想要不是只因她的美貌而喜欢,简直难于登天。

    但这种基于外貌的喜欢,并不是爱。

    “我拥有他心通,可是所能听到的,只是他的心声,却看不穿他真正的心。”

    股票 自己闺蜜的担心,白玖依只是微笑地抬起螓首,看着这漫天的星辰。

    “就算是一次也好,我想要股票 ,在他的内心深处,到底是否有我的位置。”

    “可是万一他......”

    白玖依摇了摇头,打断凝珠的话语:

    “自从那次东林城我将他亲手‘杀死’后,我才明白,我要的并不是什么大道,我要的只是他......

    现在,虽然他不讨厌我了,可是这一切或许只是因为童年时我曾经陪伴着他。

    可是,我不想要他友情,我也不想要他的“亲”情。

    我只想当他的妻子。

    仅此.....

    而已......”

    ......

    白帝国丞相府,由于第二天便是江临与白玖依的定亲宴会,于是白帝国近乎于三十位诸侯已经在此集结。

    现在,他们都坐在大堂上,面色紧张,大腿狂晃,如同踩着缝纫机一般。

    开玩笑,毕竟就是计划的开始了,能否攻破白帝城皇宫,全在明天了!

    如果成功了,先不说白帝城皇宫中的那上百只白狐以及媚骨天成的白玖依。

    光光是白灵白巧这一对姐妹花,就足够让人心动了!

    当然了,如果失败的话......

    不!不可能失败的!

    只要她一来!万一中的“一”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而现在,他们就在等着那个彻底可以定下乾坤的她!

    “呦,这么多人,不对,应该说这么多妖怪啊?难不成要开动物园不成?”

    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之时,大堂前的院落之中,一名女子漫步而来。

    月光之下,只见女子身穿紫色彩衣蝶服,眉心轻点雨珠花钿。

    直直的刘海适中的刚好在眼皮上,靡靡的眼帘格外迷人,纯黑色的眼睛中放射出琥珀色的光,嗜血的光芒让人觉得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小巧玲珑的鼻子高度适中。

    女子本就丰腴,怀中的抱着的那只小白猫更是为她添着妖媚之意。

    在她的身后,是一名身穿墨色长裙的女孩。

    衣角上坠着碎小的曼陀罗,腰带上面的暗红色流苏垂落在短裤侧面,上面的墨铃定当作响。

    漏在空气下的的腿纤细修长。脚上穿着墨色绣花小鞋。

    如果说和丰腴女子是妖邪之魅的话,那她身后的女孩则是如墨的画卷,一举一动都是带着淡淡的书香,惊人的文运紧紧缠绕着这个墨香女孩。

    只是,这个如墨般的女孩,看起来好像有些许的不开心。

    在两名女子的身边,是四名佩剑的侍女,其中两名女子手中各拿着一个狗头。

    这两个狗头,正好是丞相府的门卫......

    “大胆!来者何人,竟然刚伤我丞相府门卫!来人啊!给我抓起来送到我的房间!本公子今晚亲自审问!”

    就当前方的两名女子给众人的视觉带来极为惊艳的效果时,针滴剑的儿子针滴砂拍桌而起,目光不停地在两名女子身上游走着。

    面对这个针滴砂,最前方的丰腴女子只是轻柔一笑,下一刻,侍女铭暗的剑便已经往他的喉咙刺去。

    “小儿无知,还请舞殿下息怒!”

    就在针滴砂即将人头落地时,针滴剑挡在了儿子的面前。

    针滴砂吓得瘫倒在地上,摸着自己被刺出血花、在前进一寸就要个刺穿气管的脖子......

    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如此情况的他吓尿了......

    “选什么不好,就选用泰迪当门卫,而针丞相的儿子,是否也有泰迪的血脉呢?”

    面对舞愫愫的质问,针滴剑虽然不股票 “泰迪”是什么东西,但是对于对方杀掉自己的门卫,针滴剑没有丝毫的生气,也不敢。

    “本相属下得罪舞殿下,罪该万死,小儿自然也不例外,但这是我唯一血开一面。”

    “罢了,让他滚吧,别让他脏了我与墨妹妹的眼睛。”

    “多谢殿下!”

    针滴剑转身就是往针滴砂身上踹。

    “还不快滚!”

    针滴砂自然拖着尿湿的裤子撒腿就跑。

    经过小小的插曲后,舞愫愫坐在了大堂主座正位上,墨离则是坐在自己姐姐的另一边。

    “配资公司 明天的计划,一切都按照江公子吩咐给各位来的就好了。”

    抱着白猫,舞蝶漫不经心地说道。

    “至于各位是要白帝城皇宫的国库,亦或是事后想要更多的地界,再或者是想要将白玖依收入房中,明天结束之后,一切再说。

    至于我妖族天下,不会和各位抢一杯羹的,只需要到时我妖族天下入主万妖洲之时,各位能够出一点力便可。”

    听着舞愫愫的话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妖族天下的舞愫愫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

    舞愫愫轻轻撇了撇身边身穿墨裙的墨香女孩,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看着众诸侯,舞愫愫淡然道:“我有一个忙,需要大家帮一帮。”

    “舞殿下但说无妨。”

    一名真身为异兽赢鱼的妖怪坐下椅子拱手道。

    舞愫愫眼眸轻轻眯起,动听银铃般的声音中是不可置疑的威严:

    “我要江临,活的,要打晕的那种!”

    舞愫愫的声音传遍大堂,众诸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提出这么一个无厘头的要求。

    而对于这些妖物的不解,舞愫愫也没有丝毫在意。

    只不过是抱着白猫,轻轻梳理着的白猫的毛发,在她猩红色的眼眸中,流露出难以述说的色彩。

    玖依,他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

    于此同时,在江临不股票 的情况下,从一个月前的定亲宴开始,经过一个月的筹备。

    在妖族天下的推动下,浩然天下各大洲的修士记者们皆在今日以不同的形式得知“天下第一美人白玖依”明日成亲。

    一时间,各大洲的股票论坛 宗门纷纷废掉第二股票 纸,加班撰写!

    所有传信灵鸦连夜发放!

    一夜之间,在所有修士记者宗门的推动下,消息传遍九大洲!

    ……

    ……

    【今天有点忙,还有点卡文……今天只能4000字了,看看明天能不能三更……】

    顶点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期货下载

中银两融

低息配资开户

商品期货手续费

期货的历史

期货居间

文华财经期货

浙江中大期货

龙海配资

同花顺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