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期货

213 皇帝微服私访丹阳县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楚氏赘婿作者:百里玺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lcg19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楚氏赘婿》 213 皇帝微服私访丹阳县
    当日。

    一支数十辆马车座驾的“商队”,在一支禁军乔装的“护镖”的护送下,轰隆隆离开金陵城,直奔一百里远处的丹阳县而去。

    皇帝项燕然和孔寒友、王肃等十多名三公九卿级大臣们,乔装成了一支大商队的商人,对丹阳县进行“微服私访”。

    为了防止官吏作弊造假,他们当然并未提前通知丹阳县,皇帝和要视察丹阳县。

    这一路上,众臣议论纷纷。

    “皇上还是很器重小昏侯啊,生怕有人在构陷小昏侯,居然亲自微服私访丹阳县,核验丹阳县令的政绩。”

    “可是那又怎样?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小昏侯再如何狡辩也没用!皇上对他越器重,便会越发的失望。”

    “小昏侯终于要倒大霉,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在朝堂上折腾了!”

    “哼,咎由自取啊!他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不,他是得罪了所有人。这满朝官员、王侯、门阀,谁不痛恨他!”

    “哈哈,我等日后,会想念他的!”

    众大臣们都换上了寻常商人贩子的衣服,坐在拥挤的马车上,谈笑风生,好不得意。

    其中一辆马车上,坐着两名三公。

    孔寒友瞥了一眼王肃,淡淡道:“此番视察丹阳县之后,拿到铁证。不知御史大人,准备如何奏小昏侯一本?”

    “御史只能监察。如何治罪,这就是廷尉府的事情了,也是丞相大人的事。丞相大人,心中可有主意?”

    王肃笑道。

    “按理,县令在全国政绩大考里虚报政绩,这是死罪难逃。

    不过,皇上器重念情分,又有平王这层关系,定然会竭力保全他的性命。丹阳郡主去沈太后那里一哭,定然会救下他的性命。

    要治他一个侯爵死罪,除非不是叛逆之罪,否则怕还是很难。

    既然如此,那就退而求其次,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我等此番剥夺了他昏侯爵位、丹阳县令一职,令他此生再也无法参与朝政,便足以!

    一个无官无爵的平民,再也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威胁!谁又会想去杀他呢,让小昏侯...楚天秀好好写他的书去吧,那《西游记》还是挺有意思的!”

    “妙!如丞相所言,老夫定然支持!”

    孔寒友和王肃相视一眼,呵呵大笑。

    小昏侯,在他们两位三公大臣,三言两语之间,决定了最终的命运。

    朝堂尚未崛起的第三派势力,杂家新派系。

    小昏侯这个新势力的魁首,在他们两联手压制之下,消弭于无形之中。小昏侯一倒,新势力定然被他们两派瓜分殆尽。

    ...

    到了中午时分,这支数百人的大商队走了五十里地,“轰隆隆”进入了丹阳县的边缘地点。

    众大臣们笑谈了半日,口干舌燥,有些倦意,渐渐平静了下来。

    忽然。

    有一名大臣在马车上,看到马车窗外隐隐有一个巨大的东西,高高耸立在河的地面上,有近十丈高大。

    太高大了,绝非房屋。

    而且,隐隐在转动。

    一道绚烂彩虹,围绕着这巨物周围的天空上,醒目而耀眼。

    “咦,那是什么?”

    那大臣吃惊,朝它一指。

    众大臣们顺着方向,纷纷望了过去。他们这些三公九卿大臣们,几乎都五六十岁以上,瞧的不是太清楚。

    随着车队越来越近,他们终于看清楚了摸样,都看的惊呆了。

    只见,河中。

    一座十丈巨型水车在缓缓的转着,“咕噜咕噜”,将河底的水送上半空。水流从天而降,轰鸣的水声震耳欲馈。

    这股巨大的水流,沿着一条木板、竹筒造的长长沟渠,高出地面数丈,穿越了土坡,流向十里远方。

    灌入高坡内的一口塘。

    然后水源源不断的从这口塘内流出去,灌溉周围十里方圆的农田。

    这样一座巨型水车,便可灌溉周围十里方圆的农田,效率显然出奇的高。

    而这一路上,他们看到许多这样的巨型水车,少说,几十辆吧。还有更多的小水车,数不胜数。

    众大臣们看的震惊,一时沉默了。

    造一大批这样的水车,需要耗费大笔的银子。

    少说也要好几万两吧!

    可是,丹阳县是一座穷县,库银能够超过几千两应急的钱,都算不错了。

    丹阳县哪里来的银子?

    总不能是小昏侯、丹阳郡主自己掏钱垫付吧?

    这几乎不可能,王侯哪家不是从封地收银子,哪有自己反而给封地垫钱的道理?

    这么大一笔银子投在农田上,可是农夫缴纳的税粮却是固定的。不能因为盖了水车,就多收大量的税粮。

    这笔本钱投进去,都收不回来。

    ...

    进入丹阳县的地界之后。

    这支“商队”内的气氛有些变了。

    他们发现,这一路上所见,丹阳县跟其它地方很是不一样。

    哪怕是皇城脚下,都跟丹阳县完全不同。

    这丹阳县的田野,仿佛是一座世外田园一般,随处可见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农夫、牧童,牵着耕牛,悠闲的走在田野间,丝毫不见愁苦。

    秋收之后,不久之后将会是夏耕。

    丹阳县正在用牛犁田,翻耕土地,准备夏耕。

    几乎看不到壮年男子出现在田间。

    “那些青壮年呢...难道都被征调徭役去了?”

    众大臣们心头疑惑,却是沉默不言。

    ...

    这支从金陵城来的庞大“商队”,在快要抵达丹阳县城的时候。

    只见,这小小的丹阳县城,却仿佛一座贸易重镇一般,商贾极为繁茂。

    这驿道上,随处从四面八方来的行脚商人、小商队。

    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几乎全是商贩。

    皇帝项燕然从马车探出头,朝一名行脚商人,喝问道,“哎,这位兄台,你们这是去丹阳县何干?”

    那行脚商人看到这位坐在豪华马车内的贵气十足的商人,有些疑惑,道:“买铁器啊!丹阳铁器,天下一绝。犁田的农具、厨房刀具、砍菜刀、铁锤、钻子,应有尽有!

    进上一批货,带到任何地方去卖,都是绝对好卖,都是抢着买!...这位爷,您去丹阳县,不卖铁器,那去做什么?”

    “哦,丹阳铁器这么好用?我是丝绸贩子,从金陵城进了一批货...途径丹阳县,准备去长沙一带。”

    项燕然惊诧,若有所思。

    丹阳县有一座铁矿山,盛产铁器,倒也不足为奇。只是,丹阳县的铁器没什么名气,为何忽然名声大噪起来?!

    “难怪兄台这支商队如此之大,足有数百人,原来是做丝绸,好生意啊!

    不过,丹阳县的铁器,如今是比丝绸还畅销。咱们去丹阳县买铁器,还要等好几天,才能进到货。

    你要是买上一批丹阳铁器,带去长沙卖,指不定能赚大钱。”

    那行脚商人大笑,“不多说了,前面便是丹阳县。这位爷,您进了丹阳县里瞧一瞧,看到城内的打铁盛况,便知晓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期货下载

中银两融

低息配资开户

商品期货手续费

期货的历史

期货居间

文华财经期货

浙江中大期货

龙海配资

同花顺期货